一次的風景

如何將時光定格?如何用相機捕捉人生的一瞬之光?德國導演溫德斯的攝影集《一次:影像和故事》對拍照這件事有著不同的詮釋。他說:“照片讓人驚奇的地方,並不是通常人們所認為的時間定格,恰恰相反,每張照片都重新證明時間的綿延連續,不可停留。”


 


翻開溫德斯這本簡潔優雅的攝影集,文字與影像串搭如同隨興的抒情詩。我以為溫德斯想說的,既是每一張照片之中的“故事”。當快門按下之後,當景象在膠卷上顯影,我們凝視照片中的人物,彷彿都脫離了圖框,延長成一則故事。每一幅圖片都可以是電影的第一個鏡頭。二百多幀的照片、四十多段日記式的散文隨筆,都是溫德斯在世界各地拍片堪景時所記錄下來的經歷。


 


很多人喜歡《慾望之翼》或《巴黎德州》,我卻想起溫德斯的另一部電影《愛莉絲漫遊記》。裡頭就有一個拿著拍立得到處拍照的男人。他無所事事的開車晃盪,在紐約這個城市拍照。他拍了很多照片,以為那是一種追尋自我的儀式。


 


同樣也是電影導演的攝影作品,《塔可夫斯基拍立得攝影集》應是電影迷今年最值得收藏的一本書。塔可夫斯基在書裡向我們展示了拍立得的最大潛能:他的影像,似乎在那一刻捕捉了永恆。


 


這本攝影集蒐集了他於1979年到1984年之間,用拍立得於俄國及義大利所拍攝的60幅人物與風景照片。塔導對影像的敏感度一向令人讚嘆。他的電影彷彿都可以定格當作一張張的攝影作品。然而在這本攝影集之中,在這些平實的照片裡,我們找不到什麼了不起的技法、隱喻和象徵。解讀這本攝影集唯一的方法,就是回顧這位導演流離的後半生。他晚年奔走於蘇俄及義大利之間,形同放逐,無法與摯愛親人相聚。他用相機拍下的就是眷戀與鄉愁。


 


溫德斯拍下的是故事,塔可夫斯基拍下的是情感。讓我們暫時把攝影課時時強調的技術和構圖法則放一邊,看看歌手伍佰的《風景》和陳綺貞的《不厭其煩》。伍佰的詩寫得不好,照片倒是拍得相當不賴的。有一次他接受陶子的訪問,他說:“拍照是在尋找心靈休息的地方。”而陳綺貞的《不厭其煩》曾經是歌迷尋覓的絕版逸品。她用一台LOMO LCA拍下了一些生活的片段。那模糊失焦的照片之中有散文的從容,至少我願意相信這些生活紀錄都是誠實的。


 


如果你也擁有一台LOMO相機,應該去翻一翻這本《就是愛LOMO》。這是目前我所看到的最誠懇最不賣弄的LOMO中文工具書了。由於是台灣LOMO迷自主策劃的內容,裡頭沒有商家的官腔。除了LOMO達人的照片作品,書裡還介紹了LOMO家族的各種版本,包活了相機的拆卸和修理DIY的教學。


 


近年自己迷上了底片攝影,包包裡常駐一台小相機。我喜歡任何顯影在底片上的事物。光影粒子彷似時間輕覆的塵埃。雖然生活也許無趣,日復一日,但總會有什麼是值得拿起相機來記錄的。我們總是不知道,那就是生命之中唯一一次的風景。


 


(原載:馬來西亞版MensUno.十月號)


 

1 則迴響於《一次的風景

  1. 我從以前就十分憧憬擁有一部拍立得﹐因為我十分喜歡拍立得照片那種粗糙而真實的感覺。但很遺憾的是已經沒有機會了﹐今年polaraid公司甚至正式停止生產拍立得底片了。。
    至於lomo嘛﹐我最近蠻想買holga的﹐但是看到朋友的color splash又有點心動﹐十分的三心二意呢。。

    ps 看到你說伍佰的詩寫不好﹐我禁不住笑了出來。。確實是這樣沒錯諾。

    • 我家有一台polaraid彩虹機,但沒有拿來用過。有打開過它,應該是還操作正常,只是沒有給它裝過底片。Holga我也沒用過,版本好像很多,傷腦筋,塑膠鏡玻璃鏡有閃光沒閃光120底片135底片….那你要不要考慮Diana?我承認完全被它的名字吸引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