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的長街

長街的路牌被那些頑童用白色油漆惡作劇地竄改成了另一個名字。然而你清楚地知道,這既是你記憶裡一再浮現的街景。你仔細地數算著樹木、破漏或宏偉的房子、甚至那些為了防止開快車而細密舖陳的路墩數目……是呵這就是你的長街。一幕幕無比鮮明的影像,像是一整條底片那樣分格綿延至時間的盡處。然而你總是有著什麼東西還遺落於此的不踏實感覺——

會不會是那年離開長街之前,以為悉數搬離的一切,其實在某個隙縫之中仍無意間留下了許多細節而忘了帶走呢?

於是你像一個撿拾貝殼的人回到街上。熟悉的身影紛紛掠過你的眼前。你在某個轉角似乎看見了還很年輕的母親正牽著仍未長大的你走向學校的途中,那個穿著裁剪得過大的深藍短褲的你彷彿還在為著不肯上學這樣的事而賭氣地故意不回答媽媽一路上的問話。你回過頭來,有一個在微雨中撐著傘的女孩頻頻望著手上的腕表。她不就是已經約好了最後卻因為你迷了路而沒有相見的那個女孩嗎?她這時彷彿也看見了你,卻像並不認得你一樣又將眼光探向街的遠方。等待的人依舊沒來。你看見了正蹲在溝渠旁邊抽著煙的你的朋友。有一年的整個暑假你都窩在他的房間裡,把玩著他的暗紅色電吉他,開著Radiohead的專輯。那個房間充滿了未洗衣服的細微霉味;窗口被電影海報封住,陽光總是透不進來彷彿就此和外面的世界分隔開了……

你的記憶之街。原來那一年,你以為只是無意間遺留下來的碎末,後來卻都膨脹成了一座座龐大的樓層,並且連接著延伸到了永遠無法觸及的末端。那些晃動的身影都未曾老去而改變,依舊擁有著熟悉的表情,或許快樂的,或許哀愁的。然而大部份的面孔,就只是如新年貼在門上的紅色字眼,後來卻一直忘了撕下而在時間之塵的掩埋裡猶自尷尬。

你似乎知道,如果再繼續走下去的話,你就會遇見那個像在歲月的殘垣裡拾撿著破碎之夢的拾荒者一樣,行李沉重如負載巨石的自己。你疲倦了起來,想在兒時嬉鬧的公園裡找一張長椅坐下。那一年,有個為你送行的朋友就站在這裡告訴過你:“你聽看,風吹過樹葉的時候,和下雨的聲音是一模一樣的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