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歌

依稀記得中學的第一堂音樂課,就是教唱校歌。那時同學們都分到一張油印的歌詞,在上午陽光煦和的音樂課室裡,一句一句跟著老師唱。“巴株河邊∕伏龍山上∕校舍林立氣象雄……”我記得那樣的情景,我們的老師頗為專業地跟著節拍揮動著手臂,在空中重覆劃著一個一個的三角形;而我們坐在最後一排的男生,卻總是心不在焉地隨便敷衍亂唱,想要在整班嘹亮劃一的歌聲裡頭瞎混過去。

之後就是每個禮拜六的週會,在校長開始訓話之前,那一小段全體肅立唱校歌的時間。當禮堂那台破擴音器播放著校歌的前奏(我總是記得擴音器開到最大聲量之後產生的破音,像回轉著什麼古老脫磁的錄音帶那樣),我們的音樂老師會從容走上台,禮貌地向同學們鞠躬行禮,然後擺動著指揮的手勢。然而每次都是在飛舞的手還未停在休止符,校歌的最後一個字還在空中拉長拉長的時候,我們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坐下了。

我後來自學校畢了業,仍不時會回想起唱校歌的時光。那樣不斷定時重覆的儀式,對於那時尚年輕浮躁的我們來說,大概是不耐和厭煩,多過於唱校歌時所被期望的肅穆和認真吧。

我們的音樂老師曾經不止一次在課堂上語帶抱怨又無奈地說:“請同學們下次唱完校歌的最後一句才坐下。”然後我們班上那些男生會像是心照不宣的共犯那樣在座位上相視而笑。我後來回想起這樣的情景,總是會隱然地察覺到,似乎在我們“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嘛”的戲謔表情之中,有一種那時我們尚未能體會的疲憊,在老師的臉上一現即逝。

許多年後的一次同學會,不知道是哪個念舊的同學竟然把當年上音樂課的歌詞本子帶了來,我們無比懷念且賣力地逐一唱著那些油印在粗糙米色紙上,已經發黃起皺的曲子。彷彿再唱得大聲一點,我們就可以回返到記憶封塵的昨日時光裡。我記得後來翻到了校歌的那頁,原本還在玩鬧的我們都假裝很認真那樣站得筆直;有耍寶的同學且模仿以前音樂老師在台上指揮全體學生的模樣,還不忘嚴肅地補上一句:“請唱完最後一句才坐下。”我們就在爆笑而暖烘烘的氛圍裡,一遍一遍高聲重覆唱著我們畢業許久未再聽見的那首校歌。

回想起那個時候,已經是我們的音樂老師患病驟然逝世多年以後的事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