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dult西西的熊故事

少年時讀西西,如打開一扇魔幻的窗子。記得當時第一本翻開的是《剪貼冊》,一則短小的文章配上一張圖畫,西西以一種溫暖而幽默的筆觸,介紹那些現代主義的畫作。那應是最初,從文字裡就覺得西西是個充滿童趣又好玩的人。比如說,當你問西西為什麼會叫做「西西」?她會回答你,「西」就是一個穿著裙子的女孩子,兩隻腳站在地上的一個四方格子裡。如果把兩個西字放在一起,就變成電影菲林的兩格,成為簡單的動畫,一個穿裙子的女孩子在地面上玩跳飛機的遊戲,從第一個格子跳到第二個格子。


 


2005年西西獲頒花蹤世界華文文學獎,她沒來領獎,卻用錄音機錄了一段話。話裡頭說,她早前動了手術,右手神經受損,為了想讓無聊的復健過程變得有趣,就開始用左手縫製一隻一隻的小熊。聽見西西已是老去的聲音了,年過七旬,當時只覺時光催人。後來《縫熊志》出版,那些西西用左手一針一線縫出來的小熊,有從歷史走出來的人物,也有水滸英雄。看著西西悉心地為她的小熊們穿戴衣服,寫上故事,心裡就有些感動,西西並沒有老啊,西西還是那個孩子氣的西西。


 


毛茸茸的熊本來就已經是一種溫暖,而西西的手作,更增添了一種溫厚。《縫熊志》整本書,如果只是這些可愛小熊的照片,那至多也只能算是一本玩具型錄。書裡最有趣的是西西為每隻熊所創造出來的故事。即使取材自歷史演義,也都有著西西早年在《故事裡的故事》裡頭那種舊事新說的魅力。正如西西的文字,西西的熊,每一隻都有不同的長相,獨一無二,除去了華麗的衣服,也仍然有著自己的獨特面貌。


 


西西善於拼貼,從《剪貼冊》開始就遊走於各種各樣的知識藝術領域。西西縫熊,從黃帝、嫦娥、莊子、西施、司馬遷、玄奘,一路做到曹雪芹。悠遊虛實之間,謹慎考究細節,每則搭配縫熊照片的短誌不過千字,卻近似一部活潑的微型中國服裝演變史。《縫熊志》同時涉獵了縫熊技術、古代服裝史、中外神話故事、戲曲、哲學等等,再加上西西的文字,可謂是一種多重CROSSOVER的拼貼藝術。


 


西西總有那麼多巧妙的點子,一次又一次帶給書迷們驚喜。若拿縫熊和寫作相比,西西坦言:「做玩具更快樂些!」因為速度快,幾天內就能做好,小說卻要每天寫、每天想。所以她喜歡寫輕一點的東西。「21世紀了,文學不必再像過去那種存在主義式的沉重,人生的災難夠多了,寫作不是應該快樂點嗎?」她說。


 


而現實中的西西,不僅是香港當紅公仔設計師Michael Lau、「鐵人兄弟」的粉絲,也超迷大眼睛的日本SD偶(Super Doll,又稱人形娃娃)Blythe,最愛的還是市面上少見的布公仔。「我也會去排隊買限量公仔!」這位七十一岁,被譽為香港最重要作家之一,我們所愛的西西,她不折不扣就是一个kidult。願她健康,繼續帶給我們閱讀的快樂。


 


 


(原載:馬來西亞版 MensUno 2010.01)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