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哪個世代,男人的進化都失敗

我並不向朋友推薦任何一本關於兩性關係的書,大抵坊間此類書籍,不是太不知所指,就是太像教戰手冊。翻了翻之後都是「唉講這麼多我也懂啊」那樣的感嘆,也沒辦法相信跟著那些步驟一二三就可以促進愛人關係等等。但冒著被女權主義者開砲或被指大男人沙豬的危險,我還是想介紹村上龍這本《所有男人都是消耗品》。也許只是因為,村上龍在這本書裡揭示了男人永遠解不開的謎:女人對男人來說,到底有多重要?


 


做為小說家的村上龍,我相信他有看透人性的敏感。有一次,村上龍在酒店的餐廳裡碰到一個美女朋友,她因為被男友拋棄而哭得死去活來;但是當服務生把那家店引以為豪的牛排放到她面前的時候,她依然能一邊哭,一邊說:「好好吃,阿龍,這牛排真的好好吃,你也趁熱吃。」這樣的情景讓村上龍察覺女人心底之幽深,並沒有因為失戀而食不下嚥這回事。就像雌性昆蟲會吃掉雄性好補充營養。男人對女人來說,也許不過是拿來使用的消耗品,用完了就丟掉,一點都不戀棧。


 


所以村上龍一開始便說:「男人是消耗品,女人是戰利品。」男人就像是衛生紙或保險套,就像是快要消耗殆盡的打火機沒兩樣。而女人對於男人,卻代表人生路途上的豐功偉業,是為之不惜披上戰士傷疤的戰利品。男女兩性於是開發出各自的才能。男人拚命的提升自我價值、征服世界以抗拒被消耗,而女人不斷提升自己的魅力和難搞度讓自己成為豐碩的戰利品。


 


然而男人有辦法贏過女人嗎?對於村上龍來說,男人寄情於藝術、經濟、政治、戰爭、建築……都是「對母性的反叛」。然而遠古至今所有男人的進化最終都徒然,到了今天,好心腸的阿宅還是不斷被正妹發好人卡,會修電腦也沒有用啊,會解微積分也沒有用啊。在正妹眼裡,男人就確定是消耗品了,像洗衣精,像垃圾袋,像可以替換筆芯的原子筆。


 


村上龍回憶自己也成為「消耗品」的經歷。那是他青年時期的一次不軌情事,就發生在好朋友外出打工的晚上,他與好朋友的女友兩人留在家中,沒能抵禦住獨處的誘惑,速戰速決做了一次。當好友回到家,女人卻若無其事地對男友說:「你辛苦了。」女人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同時揶揄了兩個男人,也顯示男人無法企及的性別優勢。村上龍不禁為之沮喪,並萌生此生不再勾引有夫之婦的決心。


 


雖然村上龍強調父權的式微,以嘲諷奚落將男人笑貶為消耗品,卻也在他的字裡行間透露出濃濃的大男人氣息。這本書仍一貫村上龍式的自負,不免寫出「女人是要被保護的」、「我喜歡胸大無腦的女人」這樣的語調。村上龍大男人式的霸道,或許也不過是做為一個消耗品的虛張。然而不管是「戰利品」還是「消耗品」,說到最後,村上龍還是希望人們相信自己,不要被社會成見或者愛情法西斯給制約,要用自己的心去追尋,好好戀愛。即使變成消耗品,也不見得是件悲慘的事。


 


 


(原載:馬來西亞版 MensUno 2009.10)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