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失愛情的寂寞國



我記得,你曾經鉅細靡遺地向我描述了這裡的一切:日不落的寂寞
國,那裡曾經住著一位孤獨的國王。寂寞國土上唯一的大臣,是一
隻被冊封為“公爵”的兔子。



當國王的領土終於被縮小到城堡前的那片草坪之後,侵略者把熱戀
的城民帶走了,把衛士和騎兵帶走了;他們說:“國王現在不需要
愛情和奢華了。”



他們驕恣地掠奪一切,卻把從城裡搜羅出來的書都堆放在這兒。這
些厚重的書本對他們來說並沒有很大的用處,並且他們可以藉此嘲
笑國王——那個可憐的圖書管理員,從此只能指揮無語的字詞。



望著堆積在城堡裡的書本,國王百無聊賴地度過了每個時日。他擁
有的時間,足夠翻完這裡的每一本書。後來他開始為書本分類,依
封面的名字或者作者的姓氏一一排列在宏偉的櫥櫃裡。



國王每天會如檢閱士兵那樣莊重地巡視一遍;並且命令那些因為刑
期未滿而無法離開的犯人們,每天清晨要在戶外體操之後,捧著書
本大聲朗讀一段文字。



偶爾還會有慕名遠來的學者,沿著長梯尋找那些封塵的歷史。



國王每晚臨睡前,總要一邊滿足地撫摸著“公爵”,一邊在等待著
什麼,然後時常就這樣,一個人安靜地在搖椅上微笑睡著。



“因為他太寂寞了。”身穿黑色外套的王子,抬起頭對你說,他正
在讀著Frederick Marryat的小說。他喜歡用書掩著嘴巴說話,和
所有被現實綑綁著的人們一樣,他也曾經相信閱讀即是一種遠行和
逃離的方式。



然而你終究來遲,寂寞國早就沒有愛情了。路過的人們後來都這樣
對來訪的旅客說。他們繪聲繪影地為你描述多年前的緣由:有一天
,王子悄然地把城堡裡所有有關愛情的書,都帶出了寂寞國,從此
沒有再回來過。



現在城堡裡其他的書都被擺在露天的草坪上零售著:精裝本50元,
平裝本30元。



而我必須在你來到之前,在這些書堆裡找到一些愛情的碎屑,好為
你敘述這段時日瑣細的快樂和哀愁。在安靜的寂寞國土上,每一個
人都要經歷漫長漫長的等待。